【小说连载】程双红︱《蛊毒》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深夜遇袭

◎程双红  

小径仿佛无限漫长,断情冰凉的手牵着她,路走不到头,而她的心亦浮浮沉沉,陷入迷茫混沌。

一面竖立着的倭金彩画大屏风,遮住两人视线。

听过侍女禀告,内阁的女子似乎带了恼怒,却又忍了下来。侍女便带着两人进了内阁,然后恭敬地退下了。

隔了珠帘,犹能见她满头珠翠沉甸甸地压着,掩映着她眼角的杀意。

“国舅怎这般有空?”柳含烟脆脆软软的声音传来,偏在断情听来,是如指尖划过玻璃一般让人起鸡皮疙瘩。

都说相由心生,声音亦是如此。

他昨日见白雪脸色发黑,又说心慌不安,刚好今日柳含烟宣见,他死也要跟着来。

明知她不会那么傻,杀人还大张旗鼓的来请。

他明知她地位尊崇,却始终懒散淡定。

“娘娘今日宣见,是有什么紧急事?”白雪静静地道。

“只是话家常罢了,哪知妹妹却带了自家哥哥来。”

柳含烟暗咬银牙,时至今日,你还要处处仰仗了这男子,看你还有何脸面见皇上。

“娘娘心胸宽广,自是不会在意这些,况且哥哥也不是什么外人。”

柳含烟没辙,这大帽子可不是那么好戴的。

“听闻静幽宫里遍植桃花,终年不谢,恍如仙人居府,连皇上都引了去,本宫改日也要去好好的瞧瞧。”果然还是为了这事。

白雪坦然道:“不过是一处小小的院落,不及娘娘宫中万分之一,有何好看。”

断情犹如陪衬一般,宽大的蟒龙葛衣却盘在垫子旁的大理石地面上,如蛰伏的兽与她炯炯对望。

柳含烟浅浅笑道:“才人原本家居何处?”

白雪有些紧张,紧紧地拉了断情的衣袖,不知她这是唱的哪一出。

断情静静微笑,他的镇定影响了白雪,她心平气和说道:“罪妾原本居住在桃源县。”

“哦,怪不得静幽宫里有桃花了,敢情是思乡了呢,由此看来,才人家中也算是富贵人家。”

白雪不语,她一头雾水,不知晓她要做些什么。

“本宫有些乏了,天色不早,才人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罪妾告退。”白雪后退了两步,这才转身离去。

柳含烟看着两人的背影,陷入深深的沉思。

“姐姐今日是怎么了?”林雨蝶的声音曼妙地穿过柳含烟的耳膜,直达她心底,扰乱了所有思绪,刚想起的一点头绪也渺然无踪。

“妹妹什么时候来的?”柳含烟端坐榻上,瞧了林雨蝶一眼,不冷不热。

“刚进门便见姐姐想得入神,不知能否一闻?”林雨蝶掩嘴笑了答道。

柳含烟盯着她纤细滑嫩的手腕,玉样的一截,难怪会勾去皇上的魂魄。

她对林雨蝶虽是不冷不热,但也不到白雪那地步,这林雨蝶一向安守本分,对她也算恭敬,她还没有傻到那地步,除去她,会让后宫不得安宁。

“本宫一直在想白雪的身份,那断情究竟又是何人?”

他竟然能让冷宫一夜之间变为仙人府邸,而令他誓死守护的白雪又是谁?他们真的只是一个凡人吗?

“还当姐姐想得什么,这般入神。她已是被贬的才人,早已不是当初的白雪。”

一语点醒梦中人,皇上的病已解,他再也不需要她了!那她还顾虑什么?再通天的人也只有两只手吧?也得吃饭睡觉吧?

“姐姐!姐姐?”林雨蝶连声叫唤,柳含烟有些尴尬的捋了捋耳边的青丝,是自己顾虑太多了。

“妹妹今日怎有空来找本宫?”柳含烟平静地问着,内心却如惊天浪涛肆意翻滚。

除去她,也算了了一桩心事。而且,根本不会有人在意她的生死。如此安慰着,柳含烟总算把心底那一抹恐惧按下了。

“皇上邀姐姐与妹妹一同赏花,妹妹想与姐姐一同前往,姐姐莫非是忘了?”林雨蝶解释道,“皇上怕要等得心急了呢。”

柳含烟尴尬地赔笑,说真的,她一直感觉这几天都是迷迷糊糊的,心里总有团迷雾一般瞧不清楚。

你说,这皇后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在回来的路上,白雪问了至少十次,断情总是笑笑不回答,可急死她了。

“她只不过是开始好奇我们身份罢了,或者说,她很怀疑。”

白雪身体一颤,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毕竟断情所作所为,真的很不像一个凡人。

“傻瓜,就算发现了,他们又能奈我何?”

说话间两人回到了静幽宫,看着这处细心打造的深宫庭院,真有一处家的感觉呢。

断情刚踏进大门,秀眉一挑,拉了本跑前行的白雪一把,害得她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肇阆来了消息,不远处有一物,他们敌不过,我要去一趟。”

白雪本想拉着他用膳,一听是正事,就推搡着他赶紧走。

“子介与你极近,唤一声即可,有什么事就等我回来。”

断情背对着白雪,步伐有些游移,为什么他的心这么慌?

肇阆的暗哨一声急过一声,出了状况,他必须赶到。

断情飞身离去,白雪的身影越变越小,这傻家伙,还冲着他挥手呢。

“阿碧!阿碧!”白雪连声叫道,阿碧一路小跑着过来。

“咦?公子没回来吗?”阿碧看了门外,公子不是一同去了吗?

“他出去了。”白雪应了一声,“映天楼都有谁在?”

“茜草和子介。”

“其他人呢?”

“不知,几天前一同出去后还没回来。”

白雪点点头,每次都是集体大出动,偶有斩获,断情也闲了些,他这些人可不是白养的。

听戚戚说,最近他们什么事都放下了,专心致志为大王,大王最近心气浮躁,不能静心吸收神力,影子的香还没到,可急坏了他们。

能护大王静心的,此天下,只有影子一人。

她突然对这个影子很好奇,明明未见身影,却感觉处处有她的气息,是跟着断情,闻她的香多了么?

入夜,漆黑云团像是结了伴正在天空滚滚翻涌,黑云压城城欲摧。

阿碧打开了门,嘟囔一句奇怪,秋天有这样声势的雨还真是少见呢。

她刚想关窗,突然被一道闪烁的刀影定住了身形,透过树影,她看到埋伏着的黑影人!

她心下大骇,大叫一声,“主……”话未完毕,身后一个黑影,一把刀正架在她脖子上。

“小婢子眼睛还挺利索。”那黑影拿刀在她面前扬了扬,她下意识一缩,倒入陌生男人怀里,冰冷如石。那男人冷笑,拿刀重新架着她,不语。

阿碧惊惧之间,又见七八个人随后跑进映天楼与重莲居,打斗声随即从别院传来。

黑影人越涌越多,白雪、刘凯旋和子介三个身怀武功之人被大批黑影人逼迫着,渐渐往殿里靠近。

阿碧急得大叫“主子”,黑影人的刀往下一压,她乖乖收声,心下焦急如蚂蚁。

三人进了殿,见她受制,同时打开眼前对手,一齐来救。那黑影人不敢硬碰硬,连忙收刀躲了去。四人并到一处,里三层外三层的黑影人如不透风的墙,把四人重重包围,纵如白雪一向见惯大场面,也暗自揣度不能安然脱身。秀眉紧蹙,她和子介走掉不难,但刘凯旋和阿碧恐怕就要费些工夫了。

见四周并无旁人,想来也只是针对他们,怕是布了迷药,自己枉为杀手,竟一点也没发觉。

不知是谁叫来的人,竟这般看得起她,如此好手养起来也难,谁有这样的实力?

白雪暗自苦恼,以为有了断情的保护,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根本就没有再去寻蛊作药,这次断情带了大队人马出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难不成她白雪的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继续关注《阳关文学》!

【作者简介】

程双红,又名程子君,笔名:程晓枫、梅映雪、梅虹影、龙飞等,生于八十年代,河南省周口市人。金牛座男子,以通透为理想,以简单为目标,人生信条为“一切看透,更要相信美好”。二十岁正式开始发表作品,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散见《河南日报》《短小说》《思维与智慧》《芳草》《周口日报》《牛城晚报》《精神文明报》《现代家庭报》《雪花》《扬子晚报》《青年作家》《人民日报》《吐鲁番》《青少年文学》《青年文摘》《青年博览》《传记•传奇文学选刊》《佛山文艺》等刊物,诗歌、散文作品入选年度选本。著有长篇小说《血海浪花》《苍茫》《面包树上的女人》。

【刊名题字】李广志

【本刊主编】成永军

征文启事

为出版亲情散文集《父亲,母亲》,本刊特举办以“父亲”“母亲”为主题的征文活动。有意者请将文章定稿及个人简介(150字以内)、照片、插图等一并发来。

文章要求真情实感,字数在800-3000字之间。格式为每段开头顶格,宋体小四号字体。文章、插图、照片等均需用附件形式发送且小于5M。作者文责自负,请勿将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发来。稿酬为发表一月内读者赞赏总金额的50%(注:限于人力,赞赏总金额低于5元不发放稿酬),其余作为平台维护费用。作者请主动关注本平台并加主编微信ygk13893713797以便联系。

投稿邮箱:616860905@qq.com

《阳关文学》编辑部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