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天地】三个京剧大家都说江青懂戏


来源:刘卫娜 京胡艺术网

京胡,又称胡琴,是中国的传统拉弦乐器。18世纪末,随着中国传统戏曲京剧的形成,在拉弦乐器胡琴的基础上改制而成。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是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

请关注网站 

京胡艺术网 (全国首个京胡门户网站)

http://www.jinghuart.com/

文革期间,江青之所以能在政治上的崛起,除去其他因素,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靠着样板戏这个舞台的起家的,就是被后来批判者所称“捞取政治资本”。经过她改良的八个样板戏,至今还常常被世人传唱,而的京剧老段子反被老百姓生疏了、遗忘了,没有几个会唱了。十年功夫,很短暂的时间,网站地图,却颠覆了传承二百年的京剧舞台,今天来看,江青起到的作用不可小觑。十年浩劫后,有人说江青不懂装懂,妄改传统京戏,结果把样板戏成了非驴非马的剧种。此说不是历史唯物主义,因为江青是一个学过戏、也懂戏的人物,决非今天舞台上的政治戏子所能比拟的。

读去年刚辞世的在京剧艺术方面造诣颇深、堪称大家的刘曾复先生《京剧说苑》,突然发现内中有一段是谈江青的,因家族关系,刘老先生打小是在戏园子里面泡大的,文中说1931年1月,此年作者17岁,而小他一岁的江青则随山东省立剧院在北京华乐园演出,内中有很多女学生,江青就是其一,此时叫李云鹤。刘曾复记得是此月25日的演出,江青先唱的《会审》,后演《打金砖》的郭妃,唱双出。作者记述,要说呢,实在还是有些本事,《玉堂春》能唱下来,就不简单。当年有个王泊生,河北遵化人,是个京剧改革迷,网站地图,曾被赞誉为中国戏剧界“北方怪杰”与“革新家”,也是山东戏剧事业开拓者之一。1929年夏,山东省立实验剧院在济南的贡院成立,王泊生应聘担任教务主任。次年夏,该院被迫停办。后在王泊生努力下该院重建,易名为山东省立剧院,王泊生亲任院长,使得剧院成为当时国内较大规模的新型戏剧艺术专业学校,并来到京剧的发源地来演出。刘曾复的回忆,当是此时。

有史料记述,王泊生是著名须生兼红生,天赋异禀,嗓门高亢。他自任社长及主演,在吉祥大戏院演出《子胥逃国》、《打金砖》、《哭祖庙》和“国难大悲剧”《文天祥》等。在李云鹤的要求下,王泊生将其带到北平,加入“晦鸣社”。王泊生对这位16岁的女弟子颇为关照,让她在《打金砖》中饰演郭妃,还安排其出演过《玉堂春》《打金枝》等折子戏。只是由于其乡音太重,得不到北京观众认可。1931年春,她投奔时在青岛大学(后改山东大学)任教务主任(后任校长)的赵太侔,两年后经赵的夫人俞珊介绍,进入上海电影界,改名蓝苹,成为一名当红影星。不过,连京剧行家刘曾复都认为李云鹤“有些本事,真不简单”,表示认可,这史料中的“乡音太重,得不到北京观众认可”之说,又从何谈起呢?由此看来,历史就是一个小姑娘,各说各理,任人打扮。那三十多年后江青搞得京剧革命,网站地图,莫非还有承继师志的因素在里面呢!

第二个说江青懂戏的,就是当年的四大名旦程砚秋了。1957年1月18日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莫斯科时,程砚秋见到在此治病的江青,江青对程砚秋的评价是:“你的表演有三绝,一唱二作三水袖!”接着,又讲了许多戏剧界的故事。事后,程砚秋很兴奋,网站地图,说:“江青是一个知音!”就是这个知音,文革期间在看程派代表作片子《荒山泪》时,先是流泪,后是呜咽,最后竟至失声痛哭,颇有一些知音凋零、“弦断有谁知”的意味。如人所讲,江青在政治上是罪犯,但在艺术上却是内行。曾购有上下册的《程砚秋史事长编》,想查查这一段史料,遍寻不到,只有作罢。

第三个说江青懂戏的,是著名编剧和作家汪曾祺,他在《“样板戏”谈往》中说,从剧本来说,江青的“指示”,有些是有道理的,比如在今天耳熟能详、不少人都能哼几句的《沙家浜》“智斗”一场,原来只有阿庆嫂和刁德一两个人的戏,胡传奎一边呆着去了,没他什么事,但江青提出要把胡传奎拉到矛盾里来,展开三个人的心理活动。实践证明这样的改动很成功。一个是唱腔、音乐,有创新、有突破当年试唱以后,要立即讲录音送交江青,有她来逐段审定。另外,于会泳把曲艺、地方戏的音乐语言揉入京剧里,是成功的。例如《沙家浜》里他写的“人一走,网站地图,茶就凉”,《红灯记》里别人写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符合这个创作思路。几十年过去了,这些话流传至今,并成为经典的俗语,已经证明了它们的生命力。

就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也就是样板戏正走红的时候,汪曾祺就曾预言:“《智斗》肯定会流传下去的。”果不其然,现在老百姓闲时来一段的,大都是这段。如果按照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此种现象,又该作何解释?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艺术天地】三个京剧大家都说江青懂戏


来源:刘卫娜 京胡艺术网

京胡,又称胡琴,是中国的传统拉弦乐器。18世纪末,随着中国传统戏曲京剧的形成,在拉弦乐器胡琴的基础上改制而成。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是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

请关注网站 

京胡艺术网 (全国首个京胡门户网站)

http://www.jinghuart.com/

文革期间,江青之所以能在政治上的崛起,除去其他因素,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靠着样板戏这个舞台的起家的,就是被后来批判者所称“捞取政治资本”。经过她改良的八个样板戏,至今还常常被世人传唱,而的京剧老段子反被老百姓生疏了、遗忘了,没有几个会唱了。十年功夫,很短暂的时间,网站地图,却颠覆了传承二百年的京剧舞台,今天来看,江青起到的作用不可小觑。十年浩劫后,有人说江青不懂装懂,妄改传统京戏,结果把样板戏成了非驴非马的剧种。此说不是历史唯物主义,因为江青是一个学过戏、也懂戏的人物,决非今天舞台上的政治戏子所能比拟的。

读去年刚辞世的在京剧艺术方面造诣颇深、堪称大家的刘曾复先生《京剧说苑》,突然发现内中有一段是谈江青的,因家族关系,刘老先生打小是在戏园子里面泡大的,文中说1931年1月,此年作者17岁,而小他一岁的江青则随山东省立剧院在北京华乐园演出,内中有很多女学生,江青就是其一,此时叫李云鹤。刘曾复记得是此月25日的演出,江青先唱的《会审》,后演《打金砖》的郭妃,唱双出。作者记述,要说呢,实在还是有些本事,《玉堂春》能唱下来,就不简单。当年有个王泊生,河北遵化人,是个京剧改革迷,网站地图,曾被赞誉为中国戏剧界“北方怪杰”与“革新家”,也是山东戏剧事业开拓者之一。1929年夏,山东省立实验剧院在济南的贡院成立,王泊生应聘担任教务主任。次年夏,该院被迫停办。后在王泊生努力下该院重建,易名为山东省立剧院,王泊生亲任院长,使得剧院成为当时国内较大规模的新型戏剧艺术专业学校,并来到京剧的发源地来演出。刘曾复的回忆,当是此时。

有史料记述,王泊生是著名须生兼红生,天赋异禀,嗓门高亢。他自任社长及主演,在吉祥大戏院演出《子胥逃国》、《打金砖》、《哭祖庙》和“国难大悲剧”《文天祥》等。在李云鹤的要求下,王泊生将其带到北平,加入“晦鸣社”。王泊生对这位16岁的女弟子颇为关照,让她在《打金砖》中饰演郭妃,还安排其出演过《玉堂春》《打金枝》等折子戏。只是由于其乡音太重,得不到北京观众认可。1931年春,她投奔时在青岛大学(后改山东大学)任教务主任(后任校长)的赵太侔,两年后经赵的夫人俞珊介绍,进入上海电影界,改名蓝苹,成为一名当红影星。不过,连京剧行家刘曾复都认为李云鹤“有些本事,真不简单”,表示认可,这史料中的“乡音太重,得不到北京观众认可”之说,又从何谈起呢?由此看来,历史就是一个小姑娘,各说各理,任人打扮。那三十多年后江青搞得京剧革命,网站地图,莫非还有承继师志的因素在里面呢!

第二个说江青懂戏的,就是当年的四大名旦程砚秋了。1957年1月18日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莫斯科时,程砚秋见到在此治病的江青,江青对程砚秋的评价是:“你的表演有三绝,一唱二作三水袖!”接着,又讲了许多戏剧界的故事。事后,程砚秋很兴奋,网站地图,说:“江青是一个知音!”就是这个知音,文革期间在看程派代表作片子《荒山泪》时,先是流泪,后是呜咽,最后竟至失声痛哭,颇有一些知音凋零、“弦断有谁知”的意味。如人所讲,江青在政治上是罪犯,但在艺术上却是内行。曾购有上下册的《程砚秋史事长编》,想查查这一段史料,遍寻不到,只有作罢。

第三个说江青懂戏的,是著名编剧和作家汪曾祺,他在《“样板戏”谈往》中说,从剧本来说,江青的“指示”,有些是有道理的,比如在今天耳熟能详、不少人都能哼几句的《沙家浜》“智斗”一场,原来只有阿庆嫂和刁德一两个人的戏,胡传奎一边呆着去了,没他什么事,但江青提出要把胡传奎拉到矛盾里来,展开三个人的心理活动。实践证明这样的改动很成功。一个是唱腔、音乐,有创新、有突破当年试唱以后,要立即讲录音送交江青,有她来逐段审定。另外,于会泳把曲艺、地方戏的音乐语言揉入京剧里,是成功的。例如《沙家浜》里他写的“人一走,网站地图,茶就凉”,《红灯记》里别人写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符合这个创作思路。几十年过去了,这些话流传至今,并成为经典的俗语,已经证明了它们的生命力。

就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也就是样板戏正走红的时候,汪曾祺就曾预言:“《智斗》肯定会流传下去的。”果不其然,现在老百姓闲时来一段的,大都是这段。如果按照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此种现象,又该作何解释?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