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橙国际电游僜人并非拜鬼,他们只是与鬼同处!(下)


往期传送门:僜人的丛林,讲3个老村的鬼魅传说给你听!(上)

高晓涛

   贪玩的诗人,在路上是那种天黑还不肯回家的人, 在城里是那种宅在家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人。

 僜人的丛林

有关藏东南丛林生存状态的记忆,大都萦绕着幽昧、神秘的氛围,这其中充满因果、敬畏,但也不乏诗意,可惜它们都走在即将被遗忘并永远消失的途中。

夏殿下说,一般人们说僜人是拜鬼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有很大的出入,僜人并非拜鬼,他们只是与鬼“同处”。

僜人把他们的世界划分成三界:神、人、鬼。

他们主神是如来神与观音神,如来神并不等同于佛教中的如来佛,僜人所信奉的“如来”耳有八层,居住在西方,祭拜时要用生姜、纸马和香料(据说这样才能引起“如来”的注意)。

“观音”也不是菩萨,而是山神,此外还有水神和土地神——从夏殿下的叙述可以感觉虽然多少有些南传佛教的影响,但感觉此“如来”非彼如来。

另一方面,“如来”居于西方的说法也可能与对“阿弥陀佛”的净士信仰有关,而“观音”成为山神,恰如海边居民视观音为水神一般,显示了山对于僜人的重要性。此外,僜人的家里还有“仙”,他们的住宅朝东,东南是客厅,西方设神龛。

除了“如来”的祭品是生姜、纸马和香料,其他神的祭品都是血肉祭,用献牲身上最好部分的肉,这也充分说明僜人的信仰本质上不是佛教的,仍然是一种原始宗教。

▲达让僜人夫妇

▲达让僜人

那么鬼究竟是什么呢?

欲要说鬼,先说巫师,夏殿下说(他的名字发音是夏登夏,不过我们觉得他的气质有种山野小国将军的味道,所以用“殿下”换了字)。

夏殿下介绍说,僜人生活的聚落,每个村庄都有大大小小的巫师。过去x村就有30多个巫师,他们的能力不同,所能处理的“事务”也不尽相同。

在一场超度亡灵的仪轨中,小巫师各有分工,有负责制衣的,有负责准备祭品的,有负责仪式的,也有负责通灵的。

小巫师可以做一些简单的仪轨,也会一些基本的占卜法,但都不具备真正与鬼沟通的能力。这后一种能力至关重要,只有大巫师才做得到。

巫师是通鬼的灵媒,他与鬼沟通的主要方式是血肉祭,不同于祭神,祭鬼用的是献牲身上头顶带毛部位、脚、以及四肢或翅膀(如果献牲是禽类)等处的各一小块肉,割下来,用大树叶包起来,送到密林深处。

说是祭鬼,实为遣鬼,像是一次条件交换,或是一次安慰仪式。至于大巫师具体怎样与鬼沟通,就没有人能说清楚了。

小巫师一般也会鸡肝占卜术,这与珞巴部落(林芝米林县南伊沟)的鸡肝占卜一样,这种方法同样也是彝族巫师所常用的,它广泛存在于西南山林民族。

成为一个巫师,并不需要学习或者培训,一个人会突然变成巫师,最基本的征兆是:他(她)突然开始念经,而所念的经文和历代巫师念诵的是一样的。

僜人没有文字,这经文是灵媒之间的通行证,和所有没有文字的人群一样,历史上的僜人也用仪轨、韵文、民歌的方式来传递记忆、知识和情感。

夏殿下给我们讲了下面这个关于一个已逝的大巫师的故事。

我们所在x村,是沿一条湍急的河流进入到较深的峡谷中的一小片开阔地,在现代施工机械运进来之前,过去这条路是不存在的,人们进出要翻山涉水,那时的路经过一个悬崖路段,那里经常出事。

那个大巫师是一个能与鬼对话的人,他说出事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地方有一条喜欢吃人的龙。有一次,大巫师提前发出警告,说他看见在悬崖路段那里挂了十几个人头,应该是这条龙又吃了人。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一队官兵经过悬崖路段,遇上塌方,死了十几个人,数目正好与大巫师预言的相符。这最后的大巫师所经历的时代,正是当地的社会生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的几十年,此后,就再也没有所谓的大巫师了。

——现在还有大巫师吗?

——没了!

——村子里那些巫师都不行吗?

——他们?马马虎虎念念经吧!

我们难掩失望之情——因为同样的情况一再出现:我们所漫游的这片地域并非只有僜人一支,实际上,在喜马拉雅密林间,大大小小遍布着各种山林部族,除了僜人外,还有被命名为珞巴、门巴、夏尔巴等的部族,然而事实的情况要比这简单的分类更为复杂。

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对珞巴与僜人的研究非常少,相关记录也少得可怜,今天再想进入他们的社会作研究已经不可能,因为这个社会已经半崩解了,文化处于流失和遗忘的状态。

有一种例子很能说明问题:过去僜人的村庄都是建在半山的,他们生活在丛林中,女人头上身上都戴有大量银饰,非常精美,男子佩一把刀一把剑,身穿一种男式马甲,这种马甲后来一度失传,后来有人从印度带回来失传前的样式,才重新接续了服饰的传统。

马甲的失而复得非常能暗示僜人的现状,他们族群的主体生活在印控地区或缅甸等外邦,被隔绝的结果造成了这些僜人文化相对的弱势,年轻的一代人有了新的生活方式。

他们不打猎、不种田,与山林没有那么强烈的关系,他们不再需要巫师,耻于谈论“与鬼同处”,曾经他们处于“世界的边界”(既是物理的也是心灵的),现在他们准备放弃这边界的身份,接收更现代、更强势的文明……然后他们的过去和“自我”,将彻底消失在世界的边缘。

因为,“没有鬼就没有巫师”—夏殿下这句总结太透彻了!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END –

微信编辑:王守娟

9月刊,已上架

点击购买,15元/本

欢迎大家订阅我们的纸刊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