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主流歌手到独立乐队主唱 他是你无法定义的陈楚生



九年之前,陈楚生拿到了“快乐男声”的冠军,那一刻,至今想起来都像是如梦如幻,却又不太现实的场景。很难想象,作为当时国内最顶尖的娱乐选秀节目,会将全国总冠军这样一座奖杯,授予陈楚生这样的歌手。毕竟,陈楚生没有俊俏的外貌,没有八面玲珑的谈吐,而他的老民谣情结,在一个国际化曲风的时代,甚至显得有些土。

但这样的偶然,却也让我们邂逅了一个不同的选秀明星,虽然从商业发展的角度来讲,陈楚生后来的“表现”有点滞后,但考虑到他的音乐源头、音乐气质,这种慢生活、唯音乐的发展,反而是像陈楚生这样的唱作歌手,应该有的宿命。因为如果他也奔向娱乐的激流,或者就不能保持在音乐上独有的人格。世间万物,往往总是有所得有所失。

你也许还不了解他,你也许已经忘了他。不过,对于一个真正的音乐人来讲,他的作品他的歌,就是一座最好的桥梁。想要了解陈楚生,听他的歌就是最好的方式。在即将来到的《大事发声》里,这位头顶着选秀节目冠军,却能在娱乐洪流中保持音乐初心的歌者,就将再度和我们见面。嘘,别说话,听歌……

选秀明星里的音乐人

一个星相十足的歌手,在娱乐选秀节目获得好名次,甚至一路走到最后拿到冠军,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了。毕竟选秀节目本身就是娱乐产业的一部分,是一个更新的造星平台。

而像陈楚生这样的歌手,参与到选秀节目,本身还是会有点乱入的感觉。尤其是最后拿到冠军,则比一般歌手,需要更多的天时、地利与人和相配合。也可以说,需要有压倒性的音乐魅力,才能在并非是他们的主场,获得最后的成功。

这样的成功例子并不多,能够让人记住的,或许只有梁博和陈楚生,而他们两人,前者曾经参加过“大事发声”,后者也即将参加“大事发声”。

在正式出道后,除了一段时间有过合约上的纠纷之外,陈楚生在娱乐的定义里,就是一个“缺少存在感”的歌手。和许多明星擅长利用社交媒体来吸粉不同,陈楚生的微博,更像是他音乐的通告记录平台,绝大部分的内容都和演出、节目、录音、创作有关,而不是一般明星微博中的香车美人,再加上美食和蹭热点。对于一般的粉丝来讲,会觉得贫乏和枯燥,反倒是很多真正的歌迷,从中可以看到他真正的音乐人属性。

至于绯闻更是没有了。如果说相由心生,那么一个明星的社交媒体,其实也是了解一个明星内心的窗口。而陈楚生的社交媒体,让人感受到的就是他的朴实和真实,也只有像他那么真实的人,最后才能写出那么真实的歌。

不矛盾!他有着一颗老民谣的心

作为80后里靠前的歌手,陈楚生的音乐源头,也和同时代的很多人一样,受到了港台流行音乐的影响。只不过从细节的角度来讲,陈楚生喜欢的音乐要更人文一些,他更多喜欢的还是台湾现代民歌运动那一卦的歌手。

在参加《快乐男声》期间,陈楚生就演唱了像《橄榄树》、《原来的我》、《爸爸的草鞋》等老民谣。而在当时的舞台,R&B、Hip-Hop,还有许多热门的K歌经典,才是选歌的主流,也是各位选手争相翻唱的对象。在这样的舞台流淌过陈楚生的这些歌声,还真有点清泉的意思了。

这样的音乐喜好,最终也决定了陈楚生的音乐创作。像他在踏入歌坛后发行的首张EP专辑里,那首成名作《有没有人告诉你》,无疑就是这种民谣继承最初的果实。火车,距离,下雪的冬天这些意象,简单却充满画面感,当身边的同龄人,纷纷开始研究R&B的转调、颤音等时髦的唱法,并且爱上林夕、方文山的填词方式时,陈楚生选择的却是一种最朴实无华的走心之路。用发自内心的情绪,勾勒出简洁明了的世界,让人感动、让人神伤。

当然,也许正是陈楚生在创作上,并不想哗众取宠,所以使得他的作品,缺少了一种娱乐性的话题。但从创作的角度来讲,入行十年的陈楚生,却在一条既定的路上,保持了一种在坚持基础上的创作更新。越来越文雅的《且听风吟》,越来越诗意的《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等等作品,正是《有没有人告诉你》的升级版。只可惜有好多的人,对这样的进步视而不见。

但是这一切并不重要,就像陈楚生三年前那首《快乐不过是做你想做的而已》的歌名那样,创作同样是一种自由的事情,而这种自由的前提就是随心。在这个创作越来越多附加概念的时代,我们可以听到的陈楚生作品,却始终如一的保持着老民谣那种腔调,那种就是以词曲唱的简单组合,用旋律和文字去打动人心的结构。如果你说这已经过时,那只能说你也没了初心。

从主流歌手到synth-pop独立流行乐队主唱,这很音乐!

传统的音乐工业中,为了保持一个歌手的新鲜度,总是会用企划、概念等方式,在某些时间点,人为的改变一个歌手的形象、气质或定位。并且由此诞生了一个包装体系的专用名词:转型。

要说转型,现在的陈楚生同样也转型了。因为继成立陈楚生工作室之后,陈楚生又成立了一支名为SPY.C的乐队,而他则心甘情愿的在这支乐队里当起了主唱。从市场的角度这很不科学,毕竟即使在乐坛,很多音乐人越飞越高的人生之路,也往往是先乐队主唱,再个人单飞这样的过程,陈楚生的路显然是“走反”了。

但这实际上是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而从音乐的发展规律来讲,陈楚生这样的方向才是正确的。一个唱作人从一个人独自思考、独自写歌,慢慢发展成为一个需要更全面视角的音乐人,那就必须在音乐上更为丰满,而这种音乐上的加法,有时候就必须要专职的乐手一起来参与。对明星来讲,这样的参与最怕就是稀释自己的存在感,但对于陈楚生这样的音乐人来讲,唯音乐才是最终的目的,所以才有了SPY.C这支乐队。

其实在历史上,陈楚生这样的选择并不是孤例,虽然确实比较少,但就在少的例子中,却出现了齐秦这样一个突出的例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为了让自己的音乐创作有更新的突破,齐秦就选择了组建“虹”乐团,并最终创作了《思念是一种病》、《自己的心情自己感受》等大量优质作品。而齐秦也是陈楚生的偶像之一,如今他从歌手向synth-pop独立流行乐队的升级,也同样走在了相似的轨道上。

其实,作为从酒吧走出来的歌手,音乐的临场感,一直是陈楚生音乐的特质。这种真正的音乐人属性,也让陈楚生一直以来,都做着不违背音乐的事情,并因此吸引了很多优质音乐品牌的关注。比如全球闻名的箱琴品牌Martin,就选择陈楚生作为中国地区首位合作艺人,日本著名的摇滚音乐节:富士音乐节也曾经邀请过陈楚生演出,最近的一次,则是上海的简单生活节。

从歌手到独立流行乐队,预示着陈楚生在音乐创作上的羽翼丰满,在一个顺序发展反而被认为逆向的时代,相信陈楚生的“逆向”,能够带来更多音乐顺向的惊喜。

点击阅读原文免费预定《大事发声》!

AND

NOT END

广告广告我是广告(我知道很硬)

添加后截图给我们有福利呦!!

↓↓↓

腾讯音乐公众号ID:qqmusicweixin

我的音乐新看法,就在腾讯音乐!每周高清演唱会等你来看!有最精彩的乐坛趣闻、独家报道及最新MV分享!更有全年不断的粉丝福利奉上!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