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专业之力保有业余之心 群贤毕至会稽山


会稽山龙华寺内的礼堂内,窗户开敞,山风溜进来,拂动大厅上空蓝黄红白橙的旗帜。厅内坐满了人,除了笛声没有别的声响,映着身后的兰花青竹,身穿黄色长衫的笛箫演奏家杜如松,吹出了一曲《渔舟垂钓图》。悠扬的笛声随着屏幕上的山水画连绵起伏,画上山水浮动,把人带进静默的水墨画中。一只水鸟飞起,一叶扁舟,漂在湖面上,笛声清扬。

(杜如松演奏《渔笛清幽》)

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晚会,这是第二届会稽山论坛“稽山之光”雅集的现场。

稽山之光雅集分为“会稽山川,唐诗之源”“若耶溪水,源远流长”“稽山之光,朗照远方”三个篇章,由诗朗诵、独唱、笛子独奏、越剧、古琴与独唱等组成,内容别致精彩。在杜如松的眼里,他只是来赴会的,来赴这场“雅人”和文化的聚会。

“稽山罢雾郁嵯峨,镜水无风也自波。莫言春度芳菲尽,别有中流采芰荷。”雅集以古诗朗诵开场,值得一提的是,所朗诵的6首诗词都与会稽山有关。朗诵者之一宋卫国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这些诗词要么其中提及会稽山,要么是创作者路过会稽山而作。除此之外,雅集中所唱的大多数歌曲也都是因会稽山而新创作的。比如男声独唱《过会稽山》,《稽山梵音》和女声独唱《稽山小颂》等。

活动主办方稽山书院不是第一次举办“雅集”。“雅集”源于古时,专指文人雅士吟咏诗文,议论学问的集会。古有西晋石崇的“金谷园雅集”,东晋王羲之的“兰亭雅集”,唐朝王勃的“滕王阁雅集”,都以吟咏诗文为主角。雅集的现场往往还伴有琴、棋、书、画、茶、酒等文化元素。雅集常常酿出佳作,正如永和九年的那场微醺,成就了流芳百世的《兰亭集序》。

(范曾先生欣然题字)

传承古韵,稽山之光雅集的夜晚因创作的集会而熠熠生辉。

宋卫国是协办方横山书院第二期历史班的学员,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书院学员每次出去游学,除专业学习历史文化以外,还要自己结合着景色经历写诗,以至于每次游学结束都会有大量诗词创作产生。他们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比如这次雅集演唱的几首歌分别是由南开大学陈洪教授、北京大学湛如教授和稽山书院山长范曾先生创作的。经常是一路上边写词边谱曲,游学结束时便会在返程的大巴车上一起唱出来。在他看来,稽山之光雅集将这些源于山水游学中创作的诗词唱出来,正应和了古时雅集的创作精髓。

在杜如松眼里,古代文人墨客的这种雅集其实就是“大家一起玩”,有了一个题目以后,你来画画,他来作诗,我来配乐。而他在此次稽山之光雅集上所演奏的《渔笛清幽》就是这样产生的作品。

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杜如松和好友、著名画家林海钟在美国堪萨斯州博物馆看到了宋代夏圭的《渔笛清幽》长卷画。展览上,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宋代绘画的教授突然问他能不能为此画谱一首曲,用音乐来表现这幅长卷,而林海钟也提出根据这幅古画来画一张现代版西湖。为了感受彼时宋人的逍遥和幽远,杜如松时不时便会在杭州西湖旁的双桂轩静坐,看杨柳拂堤、山色空蒙,才有了此次雅集中所演奏的《渔笛清幽》,而屏幕上随着曲子浮动的水墨画正是林海钟结合同一主题所作的画,山水结合,动静相宜,清幽的笛声将现场观众带入宋人的世界。

随着著名青年歌唱家吕薇在雅集上的演唱,主持人白岩松调侃说,截至100年前,中国的文化史是一群业余玩票者所创造的历史,是玩票史和业余史,后来中国文化开始转变,画家才独立出来成为专业画家……

(白岩松主持“第二届会稽山论坛”)

白岩松说,“未来中国文化的发展,就取决于这种不断增长的专业之力和一直保持纯真的业余之心。今天的雅集和论坛其实何尝不都是‘业余’之作呢?”会稽山论坛上,已93岁高龄的南开大学终身教授叶嘉莹先生本只需讲一个小时,结果却坚持站着讲了两个多小时,“这背后全都是最纯真的业余之心!”

(廖昌永演唱《稽山书院之歌》)

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演唱的《稽山书院之歌》的歌词,由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院长、稽山书院山长范曾创作。事实上,廖昌永直到演唱的前两天才收到谱好的歌曲,现场看着谱子便开始演唱,之后更是应现场观众的呼声加唱两曲,其中还有一曲清唱。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和普通的晚会很不一样,我在雅集上感觉很松弛。”他认为,雅集是一些有共同爱好的、对中国传统文化有追求的人在一起交流的聚会,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其实就是在以专业的技术和业余之心做这件事。“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年轻人都应以这种态度学习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映着淡绿色的灯光,大厅两侧“厚德载物,知行合一”“上善若水,道法自然”的标语格外醒目。诚如稽山书院传承传统文化的主旨,在一首首诗词歌曲中,稽山之光雅集对于传统文化的推崇沁润人心。

《中国青年报》2016年10月13日06 版

编辑:杨青青

图片来源:刘立楠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