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长大了,我想当个医生——红背心汉源回访日记


云峰慈善

qiyuan

“在学校喜欢什么哪门功课啊?”

“喜欢音乐课,喜欢唱歌,但是课太少了,一周只有一节。”说起唱歌,我看到她眼里的光芒和终于上扬的嘴角。

“那将来是想当个歌手吗?”

“不,我想当个医生”脸上的笑容再次黯淡下去。

“哇哦,是想将来长大救死扶伤吗?”我问道。

“不,我就是再也不想让家人受生病折磨” 这个倔强的女孩眼神坚定,却在触及我的目光之后,转过头挨着墙角抹着眼泪……

        再一次,我们来到了汉源,带着牵挂,满怀希望!

孩子们,云峰慈善的“红背心”们义工们来啦,我们来到了你们身边,走近到你们身边,也无比的渴望着走进你们的内心。

        秋天的太阳灼热不减,没有车,我们一路爬行,汗流浃背,下午七点钟终于抵达了眼前这户人家。

家里锁着门,邻居告诉我们孩子去买菜了,和妈妈妹妹一起去的。眼前的这个破旧的房屋,是受助的孩子小源一家居住的地方。

“爷爷好,娘娘好(阿姨),哥哥好,姐姐好!”一个清瘦的女孩儿拉着妹妹走过来,礼貌热情地向我们问好。她就是小源,是家里的长女。 

小源紧忙跑过来开门请我们进去,后面走着的妈妈提着一袋菜,我看到里面都是些白菜和辣椒,没有其它。

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妈妈在家照顾姐妹俩,家里没有收入,白菜便宜,满满一大袋屯着,够吃好几天了。

“吃得饱吗”

“吃得饱啊,没事,我吃的少。”小源说着话,淡淡笑着,眼睛一直望着地上。

突然很心疼,眼前的母女三人个个面黄肌瘦,平日里,她们就是吃着这样的伙食。营养丰富的一顿饭,对她们来说太奢侈,能勉强吃饱,就已经很幸福了。

        房子是租住的,一年800块的房租,因为便宜,居住环境非常糟糕。

昏暗的屋子里没有任何家具,桌子上放着的电磁炉,是家里唯一的电器。墙上挂着的插座露出火线,看着非常危险。

“可以带我去看看卧室吗?”

小源带着我上了阁楼,发黑的木梯嘎吱作响,小源贴心地提醒着我们小心一点。

      一张用板凳床支起,母女三人挤在一起。夏天闷热难耐,那个风扇是唯一的慰藉。小源告诉我,因为要省电,她们很少开风扇。

      在交谈的全程,小源的脸上一直很平静,平静得好像在叙述着别人家的事情。

这个11岁的小女孩儿,有着超过年龄很多的早熟和稳重。她努力得让自己表现得像个大人。

她会懂事的拿出小板凳请我们坐,会抱着妹妹教她要礼貌的像客人问好,会微笑着告诉我们自己喜欢的东西,会挡在妈妈的前面回答我们的问题,会帮妈妈签好字教妈妈盖手印……

      哦,细心地你会发现,我没有提及小源妈妈的信息。关于她的妈妈,我只记得她怯怯地看着的眼神,和每当面向她时,她使劲摇着头的样子。

是的,小源妈妈是个低智者。

从阁楼下来的时候,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于是我们有了这篇文开头的对话,关于她的梦想。

“我想当个医生,我就是,再也不想让家人受生病折磨……”

说完了这句话,小源再没能忍住眼泪,她低着头又倔强地不肯哭出声来。而那一刻,我的安慰成了冲倒她内心堤坝的最后一阵洪流。

她抽泣着哭出声来,仿佛积攒了很久的压力,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这个11岁的姑娘,她还不懂“低智”是什么。尽管她知道妈妈和其他小朋友的妈妈“不一样”,她也单纯的认为妈妈只是生病了,家里没钱治病妈妈才会这样。所以她想成为一名医生,有能力给妈妈好的治疗,让妈妈也可以不受折磨,正常的生活。

11岁时的你我呢,当时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是否有坚定的梦想?而这个梦想,是不是也像小源一样,是出于对家人的爱,是被生活的压力所迫?

可我多希望,这个年纪的她,也可以是一个躺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的孩子,淘气一点、任性一点、叛逆一点,恣意洒脱、轻松快乐!

然而并不能,她是长女,妹妹还小,妈妈低智,爸爸常年在外打着廉价的工养活一家人,她必须用她弱小的肩膀扛起家里的一片天。只有11岁,她却早早地跨过了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被生活驱使着,不得不使劲儿成长起来。

妈妈一直隔着门框看着哭泣的女儿,却一直不敢上前安慰。我知道,她只是表达不出来,却和世界上所有的母亲一样,那么地深爱着自己的孩子。

这里是汉源,美得不真实。我们云峰慈善的“红背心”志愿者们每次走在这里,都会被它的美所震撼。

“好山好水,好花生长”。每一个像小源一样生长在这里的孩子,都是一朵娇嫩的花朵。而云峰慈功德会践行慈善,是为了每一朵花儿可以茁壮生长,骄傲盛开。

我们多希望,能有更多人给这些花儿施一把肥、灌一滴水,点滴汇聚就是万紫千红。

为了孩子们,我们想多一次呼吁,多播撒一丝希望,渴望有你能与我们一起将爱传递。

慈悲,相信,感恩!

祈愿天下孩子都有书读——云峰慈善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