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宝血和约柜被考古学家发现!!


众所周知,约柜在2500年前就已失踪了,在各种猜测与假设当中,一些考古学家曾试图寻找约柜,然后在几年前,既是著名的考古学家,也是虔诚的基督徒的Ron wyatt知道了约柜埋藏在各各他的耶里米亚洞里。

他从以色列政府得到了审核,开始做勘测,经历了许多艰难,最终在耶里米亚洞里找到了约柜所埋藏的具体地点,但发现这个地点的上面有一处裂痕,然后发现了一些血迹,令我们惊讶的是:经过这个空隙连接到外部地方正好是耶稣的十字架被立的场所。

我们发现:原来十字架不是跟电影一样设立在丘陵上,而是设立在许多人通行的街道旁边,我们可猜测这个裂隙是通过耶稣死了之后,发生的强烈的地震而生成的,原来耶稣在十字架上流的宝血,通过那个空隙而流到约柜所埋藏的地点的上方。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血上加水分来精密分析,可得知这个血是活着的,然后发现在血上根本就发现不了来自父亲的染色体,只能看到母亲的染色体,虽然以色列政府彻底把这件事封锁了,但我们相信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

以下是一位记者的提问:“晚上好,Ron先生,谢谢您的讲义,我十分喜欢你讲的内容,我听说你研究了主的宝血,那么你能告诉我们实验的结果吗?”

Ron:“我就照直说吧,你们都知道,干血是已死的血,我们都知道这个事实,我们可以通过法老的血来证明此事,不管采取什么方法,在已死的血中是连一个染色体都无法得到的,我自己很清楚这个事实,虽然我不知道所有事,但我知道事物都是变化的,然后我知道在已死的血当中是绝对找不到染色体的,是绝对无法抽取染色体或DNA这种物质的,只有在活着的白细胞能抽取这种物质。

首先,在做这个分析之前,我把这个血带到以色列的研究所,我从我之前在PNN一起工作的人,拿到了一个研究所的目录,他告诉我这个研究所有什么特征,有什么特性等,但是我只拜托他们帮我分析这个血,并告诉我从中得到的结果,他们说好,让我们来分析一下,我们将做重新构成的过程,并让血在正常体温之下维持72小时,让血变得柔起来。

这就是他们平时的工作,我跟他们说了在分析的时候,我不会和他们在一起,当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完成了分析,他们说:“这个血是人的血。”于是我就建议他们从培养基取出几个白细胞,并使它在正常体温之下维持48个小时。”他们说因这是已死的血,所以没有任何作用。但是我再次请求,为我查看,于是他们答应了。

最终结果出来了,他们告诉我:“wyatt先生,这个人的血,只有24个染色体,我们每个人都有46个染色体,23个来自父亲,23个来自母亲,其中,22个常染色体来自母亲,22个常染色体来自父亲,X染色体是来自母亲,Y染色体来自父亲。而这个血,只有来自母亲的23个染色体,只有一方面的染色体,你们都知道,如果只有来自母系的染色体的话,孩子是不会形成的。

所以这个血的主人的所有肉体的特性是通过母系的常染色体而决定的,这个人没有男性的遗传要素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人跟人类的男性没有任何关系,然后他们接着说,这个血是活着的,然后我说:“这个血的主人是……….(说的到这里的时候,当时Ron wyatt先生在会场泣咽了几秒钟,然后接着说)我说:“这个血就是弥赛亚的血。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