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这辈子为何连续栽在“八”这个数字里丨张文平说民国


○张文平说民国系列,逢周二更新,敬请观阅。○欢迎读者转载分享到朋友圈,其它公号如需转载,请回复『转载』了解事项。唐生智:“请叫我唐僧”   蒋介石:“娘希匹,你是八路”张文平说民国系列

文平导读:唐生智为什么被人叫做“唐僧”?他为什么反对蒋介石?“蒋介石过不了第八军”说法的来源和演变是什么?最终灭亡蒋介石的第八军又是那支部队?台湾为什么没有八路公交车?精彩尽在《张文平说民国》。

民国是个信仰泛滥的年代:高大上的有,比如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接地气的有,比如孙殿英的庙道会;洋气十足的有,比如冯玉祥基督教军队;向传统致敬的也有,比如信仰藏传佛教的唐生智率领的“佛军”。

本着信仰自由的原则,信仰什么宗教是个人的私事,我们应该给予百分百的尊重。不过用佛教去练兵打仗,就有点怪异了。就如同一个高三班主任,不督导学生狂练《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而是在教室的讲台上摆上香案做场法事一样荒诞。

荒诞的事情不但上演了,还演绎成了连续剧,比如那个“蒋介石亡于第八军”的传说。

1

“请叫我唐僧!”

唐生智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官拜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按理说应该笃信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不过人家的最高信条却是佛教。这一切的机缘都源自他有一个好基友——顾伯叙。

顾伯叙是民国时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神级别的人物,其身世来历爹妈何人兄妹几个统统没人知晓,只知道此人是藏传佛教密宗一派的大人物,精通灌顶之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掐会算预知未来。总而言之,是一个光芒四射地让人睁不开眼的人物。

▲唐生智(1890年10月12日—1970年4月6日),字孟潇,号曼德,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

唐生智与此人相见恨晚,成了恨不能同床睡共枕眠的好基友,对这位密宗大师言听计从。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顾伯叙也确实成了唐生智一生的贵人和一生的罪人。

唐生智:“这军队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顾伯叙:“思想啊,你没见丫孙殿英号称黑龙转世,兵崽子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吗!”

唐生智:“丫是会胡咧咧,我能不能说我是白虎投胎啊?”

顾伯叙:“笨小孩啊,笨小孩,我不是密宗大师吗?最擅长的就是醍醐灌顶类的忽悠大法,得,交给我了。”

先是首长唐生智受戒入了佛门,给自己起了一个法号叫释法智。然后在各个营房设置佛堂,全体官兵清一色的袈裟,双手合十,高颂佛号。不知道内情的肯定恍惚感十足,一群大和尚咋还抱着枪啊,这是哪家寺院啊。

顾伯叙挨个的给士兵们受戒,受戒仪式结束后,每个士兵都有一枚勋章似的佛牌挂在胸前,正面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反面写着佛门弟子的五戒。

就这样,唐生智统帅的湖南省第四师华丽丽地转型为佛军,在众多民国军阀中别具一格,俨然是一股天雷滚滚的泥石流。

阅兵的时候,唐生智的佛军都会吹响法螺,高声颂扬佛号。战争的时候,大家一起露出受戒的光头,一群葛优来冲锋陷阵,倒也起到同气连枝的作用,一时间唐生智的佛军战斗力大涨。不知道身在西天极乐世界的佛祖释迦摩尼,看着自己这一些操着枪炮的徒子徒孙们会作何感想。

虽然唐生智的军队五戒不见得执行得有多彻底,但是军队的团结程度确实更上一层楼,在湖南这个各路诸侯混战的地面上,唐生智打败了大大小小的竞争对手,最后主政湖南了很长一段时间,

由此,唐生智对顾伯叙的神算能力更加深信不疑。

唐生智:“孙殿英说自己是黑龙转世,你说现在我叫个啥子好呢?”

顾伯叙:“唐僧啊!必须滴!”

唐生智:“唐僧?我部队里又没有孙悟空和猪八戒。”

顾伯叙:“你比唐僧厉害多了,他一共三徒弟,还一个猴一个猪,你手中还有几万精兵呢!”

2

“你是八路?”

北伐期间,唐生智邀请蒋介石检阅部队,蒋介石一身戎装,高头大马,威风凛凛。检阅到唐生智第八军的时候,第八军乐队一时间鼓乐齐鸣,号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可能是乐声响得太突然,也可能是太难听,亦有可能是那天号角折射的太阳光太过灿烂,总之蒋介石的高头大马受到了惊吓,没有给总司令一点心理准备,一个鱼跃,高高跳起,把蒋介石摔了个狗啃泥。

在士兵们眼中,看了一出蒋司令的笑话;在蒋介石眼中,出了一次大糗;在唐生智眼中,这件事充满了神秘,这是上天的神谕,是在用一种委婉的方法给他指点人生。

▲在发表决心抗战的蒋介石

唐生智:“哎,大神汉,你说这老蒋检阅了这么多部队,为啥偏偏检阅我的第八军的时候,掉落下马呢?”

顾伯叙:“等等,待我算算天机。哎呀,这就叫马失前蹄啊,这是神谕啊,这是佛祖在暗示你,他蒋介石必将栽倒你唐生智的手中啊!”

唐生智:“哈哈,我看他蒋介石就是过不了我的第八军。”

唐生智由此打定了反对蒋介石的心,更是把打倒蒋介石当成了毕生的事业为之奋斗。一生之中一共三次扛起反蒋大旗。虽然效果不大,其骚扰程度也足以让蒋介石恨得牙根疼。

我们后人都开了上帝视角,历史告诉大家这个第八军不是他唐生智,不过“蒋介石过不了第八军”的说法不胫而走,居然在民国很有市场。

无独有偶,号称南天王的陈济棠在1929年被任命为讨逆军第八路军总指挥,陈济棠是个比唐生智还迷信的人,他坚定的认为江湖传言的第八军就是他的第八路军。为了稳妥起见,1935年陈济棠,派遣自己的哥哥陈维周专程去南京去看蒋介石的面相,据说这陈维周是很有名的面相大师。

陈维周:“兄弟,我回来了,老蒋的面相我看了,他在1936年必有大灾啊。”

陈济棠:“哥哥,灾到什么程度?”

陈维周:“从面相上看,1936年是蒋介石的大克之年,老命可能不保。”

陈济棠:“哈哈,蒋介石这是过不了我的第八路军啊!”

陈济棠在后来的讨蒋大会上,居然像神汉一样,弄来一个木头人,上面赫然写着蒋介石三个字。陈济棠手拿宝剑,口中念念有词,一剑一剑的刺向木头人“蒋介石。”

你还别说,1936年老蒋脑袋抽风,非要北上督促张学良围剿陕北红军,结果让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3

新八路和老八路

因为西安事变发生在1936年,所以蒋介石逢“八”不顺的传言沸沸扬扬。

历史果然有着电视剧一样的巧合,1936年的西安事变,彻底改变了国共两党的关系,神奇的共产党从逆境中起死回生。

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共两党摒弃前嫌,组织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产党的部队接受改编,改编后的番号叫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八路军,简称就叫八路军。

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七七事变前的卢沟桥

张老师在这里绝对没有宣传封建迷信,无巧不成书,大家可以理解为历史大戏剧诸多巧合。

巧合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蒋介石死的时候也恰好是八十八岁,人生谢幕的时候还是没有迈过“八”这个坎。

因此,蒋介石也很忌讳这个“八”字。

蒋介石败退台湾后,台北的公交车本来是有8路车的,其时公交系统并不发达,人们往往对公交车翘首以盼,老远的就喊:“8路来了,8路来了。”

国民党当局很是不爽,为了不让蒋介石听了问候他们的母亲大人,于是把8路车改成了20路车,自此以后,整个蒋介石时代的台湾再也没有8路公交车了。

不过人们的习惯是很难改的,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20路车晃晃悠悠地开过来,大家一起高喊“老8路来了,老8路来了。”

历史大学堂专栏作家丨张文平

济南市山东省济北中学历史老师,曾获济南市历史优质课一等奖。追索历史,喜写文字,每每深夜,泡一杯香茗,端坐电脑前,凝视自己的文字,一种欣慰涌上心头。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