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路,不知所终


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冬青文艺

赞助文艺请点击下方赞赏

投稿邮箱:2642685567@qq.com

远方的路,不知所终

冬青文艺–sujin苏瑾

厚重的夜暗沉沉地压了下来,平日里嘈杂不堪的工地在夜色的洗礼下归于静寂,空气中陈腐的气息、诡谲的气氛使得这里像是荒山中被遗弃的孤坟野冢。这样寒冷的冬夜,没有人会愿意待在这里,甚至很多人常常忽略这里的存在。他,独自一人,犹如暗夜里的幽灵穿梭于偌大的空无人烟的工地上。隐约中还可以看见有一间小小的屋子里昏黄的灯光在寒风中颤悠悠地散发着微弱的生命力,于这浩瀚夜色中是那般不起眼。背后的高楼广厦像是耸立在夜色中的巨人,沉默着傲视这个城市的芸芸众生和一草一木。老天爷似乎是觉得这腊月天里的寒意还不够威力,一阵小雪又陆陆续续地飘来助阵,于无声的夜里悄悄潜入这被城市遗忘的一角。

他换下那套穿了许久已经残破多处的工衣,收置好安全帽,检查了一下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走出了工地的大门。唯一的灯光,消失了,“吱悠——”大门关闭的声音蓦然响起划破了这寂静的夜色,像是女子凄惨委屈的呜咽,听着平白地叫人心疼,又仿佛是来自远方的呼唤,声声催促着离人回家的步伐。今年冬天天气格外地冷,硬气的小伙子们也顶不住这刮个不停的冷风啊,工头便想早早地收工让大家伙儿回去过年,大家的手脚便都麻利了许多,紧赶慢赶地只希望能比往年早些日子和老婆孩子团聚。最后收工的那几天,突然发现有些个活儿出了问题,不合格。可是工人们的心都早已飞走了,没人愿意留下来善后。最后,年轻气盛的他,被工头手中的三百块钱给勾住了。就这样,工友们都走了,就剩这个下年轻的汉子还在苦苦地做着最后的挣扎。他裹紧了穿在身上的那件军大衣,拖着大大的行李袋一步步地在雪地里跋涉——是该回家的时候了。这件军大衣是出门前老父亲塞给他的,那是父亲的心爱之物,它曾经随着老头子走南闯北、踏过许多艰险之地,也是它护着老头子在枪林弹雨里穿梭了半辈子。当年,有那么多的人都倒下了,战死的、饿死的、冻死的,不计其数,老头子靠着这件军大衣硬是挺到了现在。直到如今,那领口上还留着一个洞,据说便是当年在战场上留下的弹孔。每谈及此事,老爷子都感慨万千。解放后,老头子推掉了一切封赏,只带着这件大衣回到了老家。眼前是一幢绚丽斑斓、让人炫目的楼宇,他知道这是超市,看样子还是省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超市。他点了一支烟,在门口来来回回地徘徊、踱步、思考,在那一瞬间,他脑海中思绪翻涌,不亚于古希腊哲学家思考生命和宇宙时的愁苦与迷惘。年轻的汉子想进去但又不敢进去,直到门口的保安一脸狐疑地盯着他,他才猛地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将手中的半截烟头扔在地下踩了两脚,然后便一鼓作气大步流星地踏进了那扇光怪陆离的陌生大门。这里真的特别大,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比家里的那几亩地还要大上许多,容易让置身其间的人迷了眼睛。他不敢随意逗留、不敢乱动,兜兜转转走了好久终于在一阵眩晕中停了下来。憨厚朴实的目光落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脸上是孩子一样单纯欣喜的笑容。在角落里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洋娃娃。那个最中间的粉色娃娃,大大的眼睛熠熠生光,长睫毛俏皮地卷曲着,小脸儿胖嘟嘟的、白嫩嫩的,很是招人喜欢。他记得,那年女儿刚出生时便是这般乖巧可爱的模样,每次抱着女儿出去都引得街坊四邻无不夸赞。前几天,他收到了女儿的信。稚嫩的笔记,夹杂着些许拼音。女儿说她这次考试考了班级的第一名,很想爸爸,希望爸爸快点回家。在信的末尾,妻子特意提到女儿想要一个洋娃娃。他觉得眼前这个娃娃女儿一定会喜欢。他想摸摸它,但是又怕给碰坏了。就这样盯着看了好久,仿佛那娃娃一双闪亮的大眼睛可以读懂他的心。不知是谁在幕后秘密操纵着一只无形无影的巨大画笔,又暗中为这雪中夜景添上了几笔墨色。他抱着娃娃走出超市门口时,天已经又黑了一层,雪也加重了几分。他继续向前走,一路颠簸着、喘着粗气来到了火车站。许是累了,又或许是夜太凉了,他靠着行李袋便在候车厅的角落里昏沉沉地睡着了。 “爸爸!”远远的,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儿向他奔来,扑进他的怀里。这个年轻的汉子将女孩儿扛在肩上,女儿手里抱着洋娃娃,父女俩神气地向小路尽头那栋老房子走去,月影模糊中,有个瘦小的身影在路口不住地徘徊。他知道,那是等候多时的妻子。于是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两步。寂静的夜色中,女孩儿的笑声零零碎碎地撒了一路,引得村子里早已昏昏欲睡的大黄狗警觉的叫声此起彼伏地响彻空荡荡的夜空……家,就在眼前了。忽地眼前一片光影恍惚之间,脑袋一阵眩晕,如同坠入幽深寒冷的地窖里一般,熟睡的汉子被刺入肌骨的寒意逼得醒了过来。回味许久方才清醒,发现此刻还是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眼前形形色色的陌生人不断地来来往往,喧闹嘈杂的声音依然乱乱地充斥在耳边。也不知昏昏沉沉地睡了多久,他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却意外发现自己随身绑在腰上的布袋不知所终。刚才还迷迷糊糊的他此刻如同被人泼了盆凉水,心口儿凉一阵疼一阵很不是滋味。那布袋中装着自己的车票、身份证和这打工一年来攒下的工钱。这工钱是他前些天和同村的好几个工友好不容易才要出来的,工头禁不住众人的死缠烂打,又怕出什么事,最终才同意结了一半的工钱。可现在,这些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茫然地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每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隐藏着深不可测的秘密,又似乎每一个人都在用充满欲望的眼睛暗中窥探着自己,他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回自己的东西。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将他遗忘在这个黑暗的角落里,人群匆匆来去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奔忙,而他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他又气又恨,猛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颓然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头顶。会做噩梦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可以醒来。相反,一旦沉溺于美梦之中便再也不愿回到现实。——人生最苦痛的便是梦醒了无路可走。  外面的天更黑了,雪也飘洒地越发猖狂,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在天地间四处奔走,催得人心里发慌。他站起了身,在候车厅内转了两圈,依旧没有转出任何头绪。门口,两个巡视的民警正打着瞌睡。他小心翼翼地上前喊了声:“警察同志!”见那民警睁开了眼睛便又继续说到:“俺的包被人偷了,能帮着找找不?”两个打瞌睡的民警不耐烦地看了看这眼前的土汉子,训斥道:“你嚷嚷什么,没看见这儿正睡觉呢吗?你自己不操心把东西弄丢了就自己找去,别老怀疑别人偷你东西,还影响我们警察的正常工作。”他越发不知所措,只好无奈地离开了。好在行李还在,那个刚买的娃娃也还在。她眨巴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似乎什么也不知道。转悠了大半夜之后,他再次回到了角落呆坐着,一夜无眠。那娃娃一直陪着他就好像女儿依偎在怀里一样,暂时温暖着他内心的冰冷和空虚。……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风雪不见了踪影,一缕缕明媚的晨光直直地射在每个人的脸庞上,远方的朝霞红彤彤地成片铺洒在天边,重重叠叠的云层掩映其间,都被披上了一件五彩霞衣,很是好看。走出车站,视线所及之处,一条笔直的马路延伸至远方,一眼看不到尽头。年轻的汉子背起行李、迎着晨光、逆着风、大踏步地走向远方,他坚实厚重的背影在朝阳的映照下越来越小、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最终消失在天边最明朗的地方……他去了哪里,不得而知,车站依旧是一味地喧嚣,没有留下任何不一样的痕迹,也不会有人记得这个年轻的汉子。

点击进入:冬青文艺论坛

点击进入:冬青文艺官方书店

QQ兴趣部落、微博:冬青文艺

欢迎加入【官方活动】群:297206380

欢迎加入【闲时交流】群:569448028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您分享给更多朋友看到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远方的路,不知所终


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冬青文艺

赞助文艺请点击下方赞赏

投稿邮箱:2642685567@qq.com

远方的路,不知所终

冬青文艺–sujin苏瑾

厚重的夜暗沉沉地压了下来,平日里嘈杂不堪的工地在夜色的洗礼下归于静寂,空气中陈腐的气息、诡谲的气氛使得这里像是荒山中被遗弃的孤坟野冢。这样寒冷的冬夜,没有人会愿意待在这里,甚至很多人常常忽略这里的存在。他,独自一人,犹如暗夜里的幽灵穿梭于偌大的空无人烟的工地上。隐约中还可以看见有一间小小的屋子里昏黄的灯光在寒风中颤悠悠地散发着微弱的生命力,于这浩瀚夜色中是那般不起眼。背后的高楼广厦像是耸立在夜色中的巨人,沉默着傲视这个城市的芸芸众生和一草一木。老天爷似乎是觉得这腊月天里的寒意还不够威力,一阵小雪又陆陆续续地飘来助阵,于无声的夜里悄悄潜入这被城市遗忘的一角。

他换下那套穿了许久已经残破多处的工衣,收置好安全帽,检查了一下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走出了工地的大门。唯一的灯光,消失了,“吱悠——”大门关闭的声音蓦然响起划破了这寂静的夜色,像是女子凄惨委屈的呜咽,听着平白地叫人心疼,又仿佛是来自远方的呼唤,声声催促着离人回家的步伐。今年冬天天气格外地冷,硬气的小伙子们也顶不住这刮个不停的冷风啊,工头便想早早地收工让大家伙儿回去过年,大家的手脚便都麻利了许多,紧赶慢赶地只希望能比往年早些日子和老婆孩子团聚。最后收工的那几天,突然发现有些个活儿出了问题,不合格。可是工人们的心都早已飞走了,没人愿意留下来善后。最后,年轻气盛的他,被工头手中的三百块钱给勾住了。就这样,工友们都走了,就剩这个下年轻的汉子还在苦苦地做着最后的挣扎。他裹紧了穿在身上的那件军大衣,拖着大大的行李袋一步步地在雪地里跋涉——是该回家的时候了。这件军大衣是出门前老父亲塞给他的,那是父亲的心爱之物,它曾经随着老头子走南闯北、踏过许多艰险之地,也是它护着老头子在枪林弹雨里穿梭了半辈子。当年,有那么多的人都倒下了,战死的、饿死的、冻死的,不计其数,老头子靠着这件军大衣硬是挺到了现在。直到如今,那领口上还留着一个洞,据说便是当年在战场上留下的弹孔。每谈及此事,老爷子都感慨万千。解放后,老头子推掉了一切封赏,只带着这件大衣回到了老家。眼前是一幢绚丽斑斓、让人炫目的楼宇,他知道这是超市,看样子还是省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超市。他点了一支烟,在门口来来回回地徘徊、踱步、思考,在那一瞬间,他脑海中思绪翻涌,不亚于古希腊哲学家思考生命和宇宙时的愁苦与迷惘。年轻的汉子想进去但又不敢进去,直到门口的保安一脸狐疑地盯着他,他才猛地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将手中的半截烟头扔在地下踩了两脚,然后便一鼓作气大步流星地踏进了那扇光怪陆离的陌生大门。这里真的特别大,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比家里的那几亩地还要大上许多,容易让置身其间的人迷了眼睛。他不敢随意逗留、不敢乱动,兜兜转转走了好久终于在一阵眩晕中停了下来。憨厚朴实的目光落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脸上是孩子一样单纯欣喜的笑容。在角落里陈列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洋娃娃。那个最中间的粉色娃娃,大大的眼睛熠熠生光,长睫毛俏皮地卷曲着,小脸儿胖嘟嘟的、白嫩嫩的,很是招人喜欢。他记得,那年女儿刚出生时便是这般乖巧可爱的模样,每次抱着女儿出去都引得街坊四邻无不夸赞。前几天,他收到了女儿的信。稚嫩的笔记,夹杂着些许拼音。女儿说她这次考试考了班级的第一名,很想爸爸,希望爸爸快点回家。在信的末尾,妻子特意提到女儿想要一个洋娃娃。他觉得眼前这个娃娃女儿一定会喜欢。他想摸摸它,但是又怕给碰坏了。就这样盯着看了好久,仿佛那娃娃一双闪亮的大眼睛可以读懂他的心。不知是谁在幕后秘密操纵着一只无形无影的巨大画笔,又暗中为这雪中夜景添上了几笔墨色。他抱着娃娃走出超市门口时,天已经又黑了一层,雪也加重了几分。他继续向前走,一路颠簸着、喘着粗气来到了火车站。许是累了,又或许是夜太凉了,他靠着行李袋便在候车厅的角落里昏沉沉地睡着了。 “爸爸!”远远的,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儿向他奔来,扑进他的怀里。这个年轻的汉子将女孩儿扛在肩上,女儿手里抱着洋娃娃,父女俩神气地向小路尽头那栋老房子走去,月影模糊中,有个瘦小的身影在路口不住地徘徊。他知道,那是等候多时的妻子。于是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两步。寂静的夜色中,女孩儿的笑声零零碎碎地撒了一路,引得村子里早已昏昏欲睡的大黄狗警觉的叫声此起彼伏地响彻空荡荡的夜空……家,就在眼前了。忽地眼前一片光影恍惚之间,脑袋一阵眩晕,如同坠入幽深寒冷的地窖里一般,熟睡的汉子被刺入肌骨的寒意逼得醒了过来。回味许久方才清醒,发现此刻还是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眼前形形色色的陌生人不断地来来往往,喧闹嘈杂的声音依然乱乱地充斥在耳边。也不知昏昏沉沉地睡了多久,他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却意外发现自己随身绑在腰上的布袋不知所终。刚才还迷迷糊糊的他此刻如同被人泼了盆凉水,心口儿凉一阵疼一阵很不是滋味。那布袋中装着自己的车票、身份证和这打工一年来攒下的工钱。这工钱是他前些天和同村的好几个工友好不容易才要出来的,工头禁不住众人的死缠烂打,又怕出什么事,最终才同意结了一半的工钱。可现在,这些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茫然地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每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隐藏着深不可测的秘密,又似乎每一个人都在用充满欲望的眼睛暗中窥探着自己,他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回自己的东西。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将他遗忘在这个黑暗的角落里,人群匆匆来去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奔忙,而他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他又气又恨,猛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颓然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头顶。会做噩梦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可以醒来。相反,一旦沉溺于美梦之中便再也不愿回到现实。——人生最苦痛的便是梦醒了无路可走。  外面的天更黑了,雪也飘洒地越发猖狂,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在天地间四处奔走,催得人心里发慌。他站起了身,在候车厅内转了两圈,依旧没有转出任何头绪。门口,两个巡视的民警正打着瞌睡。他小心翼翼地上前喊了声:“警察同志!”见那民警睁开了眼睛便又继续说到:“俺的包被人偷了,能帮着找找不?”两个打瞌睡的民警不耐烦地看了看这眼前的土汉子,训斥道:“你嚷嚷什么,没看见这儿正睡觉呢吗?你自己不操心把东西弄丢了就自己找去,别老怀疑别人偷你东西,还影响我们警察的正常工作。”他越发不知所措,只好无奈地离开了。好在行李还在,那个刚买的娃娃也还在。她眨巴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似乎什么也不知道。转悠了大半夜之后,他再次回到了角落呆坐着,一夜无眠。那娃娃一直陪着他就好像女儿依偎在怀里一样,暂时温暖着他内心的冰冷和空虚。……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风雪不见了踪影,一缕缕明媚的晨光直直地射在每个人的脸庞上,远方的朝霞红彤彤地成片铺洒在天边,重重叠叠的云层掩映其间,都被披上了一件五彩霞衣,很是好看。走出车站,视线所及之处,一条笔直的马路延伸至远方,一眼看不到尽头。年轻的汉子背起行李、迎着晨光、逆着风、大踏步地走向远方,他坚实厚重的背影在朝阳的映照下越来越小、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最终消失在天边最明朗的地方……他去了哪里,不得而知,车站依旧是一味地喧嚣,没有留下任何不一样的痕迹,也不会有人记得这个年轻的汉子。

点击进入:冬青文艺论坛

点击进入:冬青文艺官方书店

QQ兴趣部落、微博:冬青文艺

欢迎加入【官方活动】群:297206380

欢迎加入【闲时交流】群:569448028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您分享给更多朋友看到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